生與死的陪伴者 蘇媽媽抗癌撐了26年

20180108【人物故事】生與死的陪伴者 蘇媽媽抗癌撐了26年

生與死的陪伴者 蘇媽媽抗癌撐了26年
#蘇媽媽:沒有過去和未來 只有珍惜活在當下

「到底有沒有死的世界?」  蘇媽媽與一位癌病醫師的相遇

去年2月
一大早4點半起床,就準備出門坐計程車,從台北搭六點半的高鐵到台中榮總醫院報到。

蘇媽媽是一位中榮的志工,負責幫助醫院的癌症病人,給予他們精神上的正能量,安撫這些患者開刀前的擔憂以及恐懼的心理問題,今天院內給她安排了一場與癌症病友的座談會。

蘇媽媽:
尤其是說今天要開刀,她會很害怕,那我會跟她講,開刀其實不用怕,就會好一點,那有一些是明天要回家的,但是回家不曉得要怎麼過,我們都會討論,所以像今天的座談會我就會給他們一些鼓勵。

人只有靠自己,癌其實是心態的問題
他害怕復發,她不是說割了盲腸阿 或者是就膽結石割掉就沒有事
她割掉了還是回有復發的可能阿,所以這個心態要怎麼要去,自己去調整心態這個最要緊。

曾罹患胃癌及卵巢癌的她,也成為許多癌症病友在抗癌過程中一個精神上的激勵,但這堅強支柱的背後,自己也有一段很艱辛的過去。

蘇媽媽:
我好幾次都想去自殺,後來想到說我死了沒關西 但是家人會很難過 那個時候小孩都還在國外念書,我的責任還沒完……..就活了26年了。

好比我們到病房就說,唉呀你不要想它就好了唉沒有關西啦 但是這些病人會想說 不是沒有關西是我得了癌不是你喔 但是你要跟他說 你不要想但是那個不想的方法在哪裡,所以我的說服力是比他們大,尤其是看到我現在85歲罹患兩個癌還可以當志工,做這麼多事情,其實這些給他們的鼓勵是很大的。

在偶然的機遇下
蘇媽媽曾經遇到一位與她有共同興趣的癌症醫生
從此就像是無話不談的好友

蘇媽媽:
她已經過世六年了,她從第一次來我到病房看,她就抓著我一直聊天,有些你跟她講三分鐘你就不想跟她講了,但是這個醫生我可以跟她聊很久,但是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問題,她每一次她都會問我,蘇媽媽到底有沒有死的世界,我說我不知道,但是每一次要進醫院她就說 欸我明天要去住院欸你會不會來,來了你就來看我,我知道她在醫院我就會去,那天肯定又會被她半個鐘頭以後,有時候還聊個沒完,我發現他對哲學有研究,所以我們兩個有共同的話題。

到最後一次六年前發現她已經不行了,那到安寧的時候我想到的問題就是說,糟糕。有一個問題我一直都沒有解決,就是有沒有死的世界,那我就走到旁邊的走廊想了一下,今天假如說她再問,已經到安寧了嘛,我在最後要有個交代,結果我一進去,果然不錯她那天沒跟我聊天了,她說 蘇媽媽你知道我到安寧來你知道安寧是甚麼意義嗎? 我說我知道阿,我說你不要難過,但是呢 我認識你三年,你始終有一個問題沒回答我,今天你要不要回答我,我說我知道,結果就沒想到我在那刻靈感來了 我就跟她說,科學已經進步到可以把人送到月球,但是科學家也沒告訴我們是不是有另外一個世界,我說那你有沒有遇到死的人回來跟你講過話,她說沒有,我說我也一樣我也沒有,所以我也不知道,但是呢我的想法就是說死的人為甚麼都沒回來,因為那邊的世界可能比這邊好,所以她到那邊她不想回來了,結果她就跟我講說,欸是喔,是這樣子喔,她好高興,其實那是我編出來的一個,臨時想出來的,這個是一個跟我最最接近最多時間的一個醫生。

85歲的蘇媽媽
定期會捐助一些食物到食物銀行給需要的人,自己也加入了扶輪社,負責國際基金的募款
不管忙得再晚
每天還會花三個小時寫一篇約500字的激勵故事
分享給一千多位的讀者粉絲,
至今為止已經寫了兩百多篇的文章

蘇媽媽:
我自己也調查過,因為我前年寫一本書,是排行榜第一喔,但是我有問朋友說你們書看完沒有,她說沒時間看,從那開始我就想說:好那我就每天給你們一篇文章你會看得完嗎? 她說會,阿就這樣子開始寫,那我也沒想到說我就真的有毅力寫到現在。
寫這個文章其實,難就難在哪裡,難在那個題目,但是題目出來我就可以答一個故事出來,所以我坐高鐵我就在想 我今天晚上要寫甚麼。

幾乎把每一天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的蘇媽媽
為的就是想讓自己多動點腦筋,多多充實自己。

蘇媽媽:
現在老人痴呆症的很多,所以我從六十歲就在鋪路
就是我一定要多看書, 所以我看的書,我把莎士比亞整套都念完了 雨果 羅萊恩 迪梗斯 蘇格拉底 那我為甚麼要親近這些呢 因為我要跟我先生培養一個同樣的興趣,我們兩個禮拜固定會做一個讀書心得的討論,所以這些哲學在我腦筋裡面都很清楚的因為有經過討論,所以我現在每天一文其實也從裡面拉很多故事出來講,所以大家都很喜歡這都是鼓勵人的故事。

活著的時候再做公益 死的時候還是在做公益阿

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